一百四十四章:拒绝

?热门推荐:
????“她现在怎么样?”李瑾瑜不敢说出来这事,怕云君又生气,想早些去忽悠云君。

????昭阳没有答话,而是一脸防备地看着李瑾瑜。

????“怎么了?”李瑾瑜讪讪地笑笑。

????没有搭理李瑾瑜,昭阳自己回了云君所在的那间房间。

????“你怎么样?”李瑾瑜赶紧自己好像一直都处在担心云君的状态,心里闷得慌,可是又控制不住自己,只能乖乖认命。

????云君询问似的看了昭阳一眼,昭阳摇了摇头,她只能自己开口:“那个大夫是怎么回事?”

????李瑾瑜一头雾水:“怎么了?”

????“他看起来,是宫里出来的人。”云君只是在陈述事实一般,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呃……好像是的。人都是华景去请来的,我也不清楚。”李瑾瑜没有注意到那个大夫是谁。

????云君却是好奇起来:“如果是华景,他哪里来的能力,去将宫里的太医也请了过来?”

????李瑾瑜心里一惊,难道这已经被云君发现了?那他应该怎么解释呢?

????“这个,也许是他以前在宫里待过,无意中帮过这位太医也不一定。而且这位太医年纪已经大了,应该没有在宫里当职。”李瑾瑜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云君也没有深究。

????不过她心里有了一个谜团,李瑾瑜派人混到她的身边,是为了帮她,还是为了监视她?如果是为了监视她,那么李瑾瑜这么做的意义,又在哪里。

????“你吃了东西好好休息。”李瑾瑜想要出去看看那个太医又是怎么一回事,便离开了云君。

????他直接去找到了华景,说道:“你怎么会请了一个太医过来?”

????“我没有。”华景否认道。

????“那那个大夫是从哪里找来的?”李瑾瑜看起来十分在乎的样子。

????华景努力地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是你的一个暗卫头子带过来的。”

????“谁?”李瑾瑜觉得是自己的人里,出了什么内奸。

????“我不清楚,他们穿的都是一样的衣服,我认不出来。”华景有些无奈,不过他还是对李瑾瑜突然问这些事情觉得好奇:“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起那个大夫的来历了?他的医术挺高的。”

????“云君她,可能已经发现了你是我派来的人。”李瑾瑜无奈。

????“什么?”华景认为自己一直以来都隐藏的挺好的。

????李瑾瑜又道:“她是从那个大夫身上发现不对的。”

????华景沉默了,既然已经暴露了,所以,现在还是想补救的办法吧。

????“她还算的上是信任我,我去向她坦白一切。”华景觉得,只要自己坦白了,那就一切都过去了。云君不再用他也没事,至少不会被当成一个坏人。

????“你觉得,她会相信你吗?”李瑾瑜认为这个办法不好。

????华景也不能保证,若是以前,云君是会相信他的,可是现在,云君已经对他有了些怀疑,现在坦白,可能没有什么效果。

????“那我应该怎么做?”

????李瑾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先继续干着,只要不出错,她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等以后有了机会,你再向她表忠心,然后再坦白一切。”

????“好。”华景没有犹豫,只是这表忠心的机会,还真的是不容易碰到。

????……

????陈府,已经确定了云君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亲人,所以陈御就被派来负责增进他们陈家,和云君的感情。

????陈御专门和圣上请了假,去了书院门口蹲守,可是云君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去书院,他自然也就守了个空。

????为了增加自己遇到云君的几率,陈御去了云府外面守着。可是云府周围住的人,再怎么说,也是朝廷官员,都是认识陈御的人,所以他不过是去了一个多时辰,在各个同僚都和自己打了招呼之后,他放弃了在云府外面蹲守,而是去了锦华楼。

????而就在陈御不在家的时候,他的祖父,偷偷请了安南国的摄政王去了陈府。

????“好久不见。”陈忠彦对着安南国摄政王说道。

????可是摄政王欧阳珣,却是没有那种见了老朋友之后的欣喜。

????“你说有我女儿的消息。”他关心的,只有云君。

????“既然都来了,我们在一起叙叙旧吧。”陈忠彦对云君的事情避而不谈,一双狐狸般狡猾的眼珠,不停地转动着。

????欧阳珣心里有些着急,但随即又想,这么多年他都已经等了,不差这说话的功夫。他心里既是期待,又十分担心。

????他好奇云君的母亲,自己心爱的那个女人,到底是在哪里。他更加担心,等他见了自己的女儿,要说些什么话,女儿会不会接受他,还是,痛恨他。

????既然眼前这人,唯利是图,那么他也不用迂回些什么了。于是欧阳珣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聪明人就是爽快,那我也给你一个爽快的答案。”陈忠彦大笑道,然后才郑重其事地说:“我要你,帮我复国。”

????“不可能。”欧阳珣直接就拒绝了。

????现在大梁都已经灭那么多年了,复国,谈何容易?

????虽然现在是陈家找到了他的孩子,可他却不会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就把整个国家陷入危难之中。

????“你也不要想着通过自己的势力去找到她,我既然知道她在哪里,自然也可以将她带走。”陈忠彦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若是以为我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把整个国家都陷入危险之中,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永远,都不可能拿她来威胁到我。”说完这话,欧阳珣直接转身,想要离开。

????“你认为我不会对她下手吗?”这道来自地狱的声音又一次传进了欧阳珣的耳朵里,让他停下了脚步。

????他没有回头,更没有妥协:“她是你的外孙女,你若是真的下手,那我也没有办法来对付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不过是一个刚刚才认识,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人,我不可能为了她而冒险。”

????欧阳珣是笃定了,陈忠彦是不会真的动手杀云君的,所以他才会放出这样的话。

????“你都不在乎,我这个还隔了一辈的人,自然也不会在乎她的死活。更何况,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这件事的,和她也没有什么感情。祖孙情?呵,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请自便。”欧阳珣握紧了藏在了厚袍下面的手,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便带着人,扬长而去。

????“主子,用不用我们,去寻找小主子?”欧阳珣的贴身侍卫轻声问道。

????欧阳珣无力地叹了口气:“你们尽力去做吧。”

????他根本就猜不透陈忠彦的想法,若是那人真的已经无情到对自己女儿的血脉下手,那他也无能为力。

????“主子。”贴身侍卫有些心疼。

????这个主子找了那个女子那么多年,都没有消息,现在终于有了一点点希望,竟然,被自己的主子亲手掐断了。

????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还得多用点心,为主子分忧。

????欧阳珣摆摆手:“不用担心,我很好。”

????他心里是有些失望,可是,就如他之前所说的一般,那个女儿,他没有见过,现在有的,仅仅是对于一个即将无辜惨死的女孩的惋惜罢了。

????自然,他,也没有了在找到自己的孩子的希望。

????……

????陈御去到了锦华楼,然后正好碰到了已经休息够了,准备回云府的云君。

????“诶,我终于碰到你了。”陈御十分开心地跑了过来。

????云君一脸的疑惑:“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我祖父让我过来,和你多联络联络感情。”陈御老实说了,反正他什么都算不过云君,还不如什么都告诉她。

????“你祖父?”云君的脑中已经勾勒出了一种陈御的祖父是一个十分慈祥且搞笑的老头的形象。

????这也不能怪云君乱想,毕竟她所谓的大舅舅,以及陈御这个表哥,所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个比较搞笑的形象。

????殊不知,她心里那个搞笑的小老头,现在正在谋划着要怎么杀了她,同时从她的父亲那里拿到自己想要的好处。

????“你什么时候去陈府坐一坐?”陈御邀请道。

????自然,这个要求也是陈忠彦让陈御提起的。毕竟,若是云君不愿意去,根据陈御对云君的描述,她的身边也是有人保护的。要将云君真正地困在陈府,只有让她自己过去才最省力。

????而且这个要求,陈御也是不可能发现有哪里不对劲的。毕竟去自己的亲人家里做个客,然后在吃个饭,然后留宿什么的,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我不去,我和他们都不熟,去了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更不知道去了的意义在哪里。”云君自然是拒绝的。

????她只是莫名地觉得,这是一个鸿门宴,她去了之后,也许就有危险了。

????陈御也没有强人所难:“你不愿去,那我代你回了祖父,免得他惦记。只是,我们以后得多见面,增进感情是必须的。”

????当然,他回去和祖父说了这事之后,一顿臭骂是避免不了的。